你的位置是:首页 >> 知识之窗 >> 民族知识
广东少数民族来源历史
时间:2015-08-13  录入员:mzzjj2003   阅读数:[]  文章来源:本网讯   [ 字体: ]
  

广东是多民族居住地区之一。各族人民共同开发和建设广东,共创具有地域特色的岭南文化,为丰富和发展中华文化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先秦,广东境内原住南越、西瓯、骆越、闽越等族群居民,史称“百越”,内中“各有种姓”。秦统一全国后,经略岭南,中原人陆续南迁入粤,其中有将领、士卒、商贾、赘婿和谪徙罪人及平民百姓。西汉初,真定人赵佗乘中原战乱,自立为南越武王,守卫岭南。由于中原人与越人“杂居其间,乃稍知言语,渐见礼化。…于是教其耕稼,制为冠履,初设媒娉,始知姻娶,建立学校,导之礼仪。”(见《后汉书•南蛮传》)说明中原文化自秦汉肇始,全面浸润五岭地区百越族群的原始文化,以双向交融并经历自身发展与嬗变过程,部分越人外迁,或融入另一个族体,或蜕化为另一个新的族群,如俚、僚等。南方壮侗语族,含壮、布依、傣、侗、黎等各民族以及东南亚一些国家的民族,都与古代百越族群有历史渊源关系。由北方迁入的中原人与岭南越人相交融逐渐成广府、潮汕、客家等3个民系的雏型,均为汉民族分支。至南北朝后期,史称“莫徭”的部分先民由湘入粤,于粤北生息,成为瑶族先民主体。另一支与莫徭有渊源关系的族群由湘入粤后,往东方向传播繁衍,与畲族先民主体的形成有密切关系。
    唐代,广州已成为中国对外通商的口岸之一,有大食和波斯信仰伊斯兰教的商人和宣教人员经海上丝绸之路来到广州,部分常住定居,成为广东回族先民的组成部分。至明代及清初,中央王朝又陆续征调华东、华北和东北等地信仰伊斯兰教的军官士卒,驻粤留居广州,形成广东回族主体。在这一时期,西北等地同一宗教信仰的商人和宗教职业者也先后陆续来粤,共同凝聚成回族群体。元末,桂北山区有部分壮族移入粤北,至明代中叶中央王朝又从广西征“俍兵”来粤执行防务。回师之时,有少数留居粤北连山等地,为广东壮族的主体部分。
    明正德年间,今越南涂山等地的部分越族人陆续北迁至广东防城的澫尾、巫头、山心等3个岛屿定居,从事渔业(于1958年改称京族)。明嘉靖至万历年间,中央王朝又从广西抽调一批士兵到海南岛驻防,此后落籍海南,称苗族。满族是清代乾隆时从京津两地抽调到粤驻防的满洲八旗1500名将士及其所携眷属的后裔。辛亥革命时,在革命党人策动下,驻粤八旗军官兵率先脱离清王朝统治,促使广东“和平易帜”,满洲八旗由军转民,落籍广州,成为广东多民族大家庭中的又一成员。
    至1949年9月,世居广东的少数民族有黎、苗、瑶、壮、回、满、畲、京等8个。



    建国后,广东省行政区域有所变动,省内各少数民族成员亦随之有所变动。1965年起,居住于防城东兴各族自治县的京族划归广西壮族自治区所辖。世居海南岛的黎族、苗族于1988年4月海南建省而改变归属,至1988年4月,世居广东的各少数民族有瑶、壮、回、满、畲等5个。
    60年代后,特别是改革开放的80年代后,外省、区兄弟民族的部分人口渐渐入粤,广东(以1988年4月后的新的行政区划记述,下同)的各少数民族成员、人口数量及其人口占全省总人口的比例渐增。1964年7月1日统计,省内少数民族成员16个、人口8.8万人,占全省同期总人口的0.23%;1982年7月l日统计,省内少数民族成员增至43个、18.2万人,占全省同期总人口的0.34%;1990年7月1日统计,省内少数民族成员增至52个、人口35万,占全省同期总人口的0.56%。新增加超过千人以上的成员有苗、黎、侗、土家、蒙古、藏、傣、布依等族。而且,新近进入广东的各少数民族人口大多在广州、深圳等大、中城市。深圳、珠海、东莞、茂名等市,1953年7月1日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以前均是单一汉民族居住地区,未形成都市,至1990年上述各市的少数民族人口均超过全省同期占0.56%的比例,世居广东的各少数民族成员的人口数量中亦有许多是新近由外省区来粤的,其中壮族最多,广东壮族1964年为34501人,1990年增至145543人,比1964年增加3.2倍,成为省内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一个,其中人口数量除部分为当地自然增长外,大部分是外地迁入的。新进入广东的各少数民族人口大多是在80年代改革开放后,时间相对不长,又很分散尚未形成相对稳定的社区。



    从世居省内的5个少数民族人口分布及社会文化和民族关系等方面,大体可归纳为6个特点:
    (一)人口分布小聚居、大分散
    明中期前,瑶、畲两个民族曾遍布于粤北、粤东及粤中部分地区,有“无山不瑶”之谚。后逐渐退居至粤北、粤东偏僻山区,部分迁移到广西、云南及闽、浙等省,粤东有些县至今还有不少保留以“畲”为命名的地方。至清代中叶,壮族原先遍及粤北、粤西,粤中部分地区也有他们的足迹,后逐步缩至连山、怀集一隅。瑶、壮、畲族人口分布范围经历由大到小的过程,建国后又由小聚居进而逐步扩散,各族人民交错杂居程度日趋明显。
    据1990年全国第四次人口普查资料统计,瑶族135428人,60%多相对聚居于连南瑶族自治县、乳源瑶族自治县、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其余40%散居在省内的30多个市、县。壮族145543人,30%多分布在连山壮族瑶族自治县,其余70%分布在省内90多个市、县。回族8845人,70%以上分布广州和肇庆市。满族7019人,60%居住在广州市。畲族26438人,最为分散,分布在30多个市、县,有的仅有一个畲族自然村。各少数民族人口小聚居、大分散的格局是历史上形成的。大分散的各少数民族人口占其总人口的60%,其分散杂居程度远远高出全国同期26%的水平。
    (二)瑶、壮、畲族居住贫困山区,部分瑶族人口居住在石灰岩地区
    瑶族和壮族:主要居住在粤、湘、桂三省(区)联结的南岭山区,境内层峦叠翠,河溪纵横,一山连着一山,绵延不断。部分瑶族居住在石灰岩地区,生产条件十分艰苦。畲族则分散居住在粤东的凤凰山、莲花山、罗浮山和九连山等地,均属贫困山区。
    建国后,政府重点扶持帮助这几个民族人民恢复和发展生产,改善生活,解决温饱,逐步摆脱贫困。
   (三)各民族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
    建国前,各少数民族深受民族压迫之苦,民族歧视严重,有的成员不愿公开承认自己的族属,社会发展与经济水平都低于当地的汉族。同一民族居住在不同地方,其社会经济发展也极不平衡。瑶族社会经济发展水平更为缓慢些,建国前虽已进入了封建社会,但生产力水平低下,较富裕的农户极少,阶级分化不明显。
    建国后,各少数民族的社会经济有了很大发展和变化,回族、满族基本上与当地汉族相同,瑶、壮、畲等的社会经济发展与全省平均发展水平比,仍有较大的差距。
   (四)各少数民族都有自己区别于另一个民族的文化特征
    瑶、壮、畲族各自都保留本民族的语言。各自有自己民间的传统社会组织,瑶族称“瑶老制”、壮族称“卜劳”(“bulao'’)或族老,畲族的部分地方称“老大”等。还有各类互惠互助的群众组织。而且,各自有多采多姿的服饰,风俗习惯及宗教信仰与民间信仰以及与之相关的传统节日。瑶族、畲族共同崇拜盘瓠(盘古),但崇拜的意念、方式、礼仪及活动内容则不尽相同。瑶族有一年一度盛大的“盘王节”、“耍歌堂”、打道箓”、“还盘王愿”、“度身”等礼仪活动。畲族则有“祭图腾画卷”、“招兵”、“安龙”、“抬篮大将”等活动。
    壮族的歌圩、坐歌堂、年晚歌以及每年农历“二月二”、“三月三”、“四月八(牛皇诞)”、“七月十四(走娘家)”、“九月九(送火神)”等是其特有的传统习俗。
    回族、满族已通用汉语,但也有其文化特征。回族普遍信仰伊斯兰教,生活习俗、节日活动与其息息相关。如古尔邦节、开斋节等,皆全民参与。满族对亲属、长辈称谓、婚嫁、武术和饮食习俗还保留着原有传统,除夕和娶亲吃“子孙饽饽”,春节拜祭“祖宗袋”等习俗。
    各民族举行传统习俗活动时,各自文化特征的精粹都尽显其中。建国后有所变化,革陋兴利,优良的传统文化得到发扬,不同的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宗教信仰自由得到保护,社会主义的共性与日俱增。
    (五)各少数民族开放较早,交往频繁
    广东各少数民族同汉族一起长期共处于特定的区位之内,对外通商较早,近现代又与港澳毗邻,生活在具有开放性、重商性、兼容性为特质的岭南地域文化氛围中,形成不同程度的开放意识。历史上出现过许许多多各族人民联合反对封建统治、反对外国侵略者斗争的英雄事迹;各族人民共同参加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以及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谋求民族解放的光辉史实,各族人民结下了团结战斗的情谊。
    经济上,各族人民向来互市贸易,互通有无,互为依存。
    民族间互为婚姻。壮族同汉族、瑶族互婚早已有之。瑶族的过山瑶支系历来也有招别个民族男性入赘习尚。有的民族则经过族内婚禁锢后到开放互婚的。畲族始于明末、满族则始于民国初期同汉族互婚,回族和瑶族的排瑶支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颁布实施后,异族通婚已日渐普遍。
    1978年12月,中共中央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广东率先改革开放,各族人民共同受益。居住在广州市的回族、满族发挥穗港地缘优势,运用族情、亲情的渊源关系,同港、澳回族、伊斯兰教和满族族胞组织建立联系渠道,密切交往。瑶族地区通过多种渠道引进外资,筑巢引凤,“三来一补”,兴办企业,开发旅游资源,接受港澳人士捐款,兴办学校、设立奖教基金等。瑶族同泰、美、法等国的瑶民建立了友好关系,人员互访,欢迎他们多次前来粤北寻根访祖。1985年,经省人民政府批准省民族研究所与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建立学术交流合作关系,双方研究人员进行交流,联合举办各种专题学术研讨活动。通过这条渠道,曾邀请日、法、泰、美、澳、英、瑞典、新西兰、伊朗等国和港、台地区的学者多次到瑶、畲族地区开展学术考察活动。本省部分民族学学者先后被邀请到日本、泰国、法国及香港地区讲学或参加学术活动。广东民族歌舞团也先后出访法国、西班牙、奥地利、意大利等国。对外交流活跃,成果显著。
    改革开放后,外省、区许多兄弟民族成员入粤参与经济活动,广东各个民族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发展民族交往,包容各地区、各民族的文化,共同发展,共同繁荣。
    (六)民族关系和谐交融为主流
    本省民族关系主要方面是汉族与各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以及各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问题。5个世居的少数民族先民主体都晚于汉族先民入粤,其中较早入的汉、瑶、壮、畲的先民,不同程度地与原住民百越族群相融合。各族人民交错杂居,互为婚姻,血缘交融,文化交融。有的少数民族人口被“汉化”,也有汉民人口被“壮化”、“瑶化”和“畲化”的史实,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和谐交融关系,瑶族历来盛行同邻近或圩市里的汉族人民“结同年”、“拜姐妹”、“认契爹”等友好方式,如同亲戚,再加上姻亲,是联结和谐交融民族关系的强力纽带。
    但是,由于不同民族之间存在文化差异和各自利益关系,也难避免会发生摩擦或纠纷,产生矛盾。历史上曾经存在民族压迫、民族歧视,形成民族隔阂,其流毒不浅。
    建国后,各民族先后经过社会改革,阶级关系与内在社会结构起了根本性的变化,产生民族压迫、民族剥削的社会根源彻底消除了,和谐交融的民族关系得到发扬。确立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合作的社会主义新型民族关系,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不断向前发展。
   (来源:广东省志少数民族志)


您是第2023939位访客
Copyright 2010-2012 www.swmzzj.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1257号 网站标识码:4415000013
版权所有:汕尾市民族宗教事务局 技术支持:汕尾党政信息网站 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